理賠案例主頁 > 理賠案例 > 產險案例 >

支持商業險拒賠“酒駕”事故,法官叮囑:守法、守則

2019-06-23 02:42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機動車駕駛員酒后駕駛行為(依據程度不同一般分兩種情況:一種為飲酒駕駛,俗稱“酒駕”,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L;一種為醉酒駕駛,俗稱“醉駕”,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L。本文討論的為第一種情形),既是誘發交通事故的重要情節,又是引發機動車商業保險理賠糾紛的重要因素。“酒駕”引起的保險訴訟案件,法院通常判決不支持保險公司在商業險項下拒賠,但是,本文研究的這起案件是個例外。法院終審判決支持商業保險公司在商業險項下拒賠,因該起交通事故奪去了一個大家庭重要成員的生命,給當事人家庭、社會治理造成了重大的次生災害。該案件二審法官,叮囑駕駛員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安全駕駛,叮囑保險公司遵守保險經營規則,依法合規合理經營商業車險業務。對此案件開展研究,目的在于規范保險經營活動、減少理賠糾紛,在于提升應訴水平、減少保險訴累,在于加大查處“酒駕”力度、預防交通事故,改善社會治理,維護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
 
    基本案情
 
    綜合一、二審判決文書,基本案情如下:具有多年駕齡的A(時年46歲)“酒駕”新購買的車輛(通過銷售新車的4S店購買了甲保險公司的交強險、商業險),在道路上行駛中將同向行走的行人B(時年68歲)當場撞亡。交警認定A承擔事故全部責任。事后,A 向B的家屬賠償10萬元。B的母親(時年86歲)、妻子(時年65歲)和4個女兒(時年分別為33歲、34歲、37歲、40歲)提起訴訟,訴求:1.判令A賠償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誤工費、被撫養人生活費等共計X萬元;2.判令甲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內承擔責任(即X-10萬)。A辯稱:1.購買車險保險是別人代辦、自己未在保單上簽字(即不知道責任免除條款);2.自己不知道飲酒后不能駕車;3.對B家屬的損失應當由保險公司賠償。甲保險公司辯稱:A酒后駕車行為違反交通法規,保險公司僅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責任,商業險不承擔責任;也不承擔訴訟費。
 
    一審法院查明,事故發生后,公安機關對A血液中乙醇成分進行了定性定量檢驗,A血液中乙醇含量為39.0MG/100ML。一審法院認為:1.交警責任認定書合法有效;2.甲保險公司提交了保單復印件,但保單上的簽字非A本人所為,故保險公司未盡到證明其對責任免除條款已盡明確告知義務的舉證責任。基于上述事實,一審法院判決:1.由甲保險公司賠償B家屬X-10萬元(A已支付);2.A不承擔賠償責任,承擔案件受理費。對此判決,甲保險公司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新查明的事實包括:1.涉案保險是在4S店購買,保單是該店工作人員代簽,A承認收到過保單原件但不提供原件;2.A具有多年駕齡、多次購買車險、具有保險理賠經驗;3.保險行業的慣例是在保單的背面上附有保險條款,相關免責條款包括了禁止酒后駕駛的內容,并采取了加黑加粗字體載明。二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下文簡稱《保險法》司法解釋二)第十條規定“保險公司將法律、行政法規中的禁止性規定情形作為保險合同免責條款的事由,保險人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險人未履行明確說明義務為由主張該條款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規定,認為A具有多年駕齡、且有過多次購買車險及保險理賠經驗,酒后禁止駕車屬于社會常識,也是道路交通法律法規明文禁止的,對其肇事行為引發的賠償保險公司應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在商業三者險保額內不予賠償。經整理,二審判決如下:1.撤銷一審判決;2.由甲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賠償11萬元;3.由A再賠償B某家屬X-10萬元(A已經支付的)-11萬元(交強險責任限額內);4.駁回B某家屬的其他訴訟請求;5.一審案件受理費由A某承擔,二審案件受理費由甲保險公司承擔。
 
    研究切點
 
    選擇不同的切點開展研究,具有不同的結論。本著總結經驗、汲取教訓、提煉規律、改善經營的原則,本文選擇保險經營、保險訴訟和風險預防三個切點開展研究。
 
    保險經營。上述案例反映保險經營中,在銷售環節存在兩點不容回避的瑕疵:一是保險中介機構代簽名問題。二審法院查明A在4S店購買車險,由該店工作人員在投保單上代簽名。此處代理銷售保險機構的工作人員在保單上代簽名,為A辯稱加重保險公司責任埋下了隱患。二是保險公司保單管理問題。一審中保險公司提交了保單的復印件但未提供保單原件,二審中A某承認收到保單原件但未提供保單原件,兩審中當事人均未提交保單原件。由于法院未能審查保單原件、且在銷售過程中存在保險兼業代理機構工作人員代簽名的問題,在法院審理過程中,可能會認定保險公司對該筆保險業務未能夠提供客觀、全面的資料證明其銷售過程履行了免責條款的明確說明義務,存在敗訴風險。
 
    保險訴訟。上述案件中,一審法院和二審法院審理聚焦的重點不一致,表現如下:一是審查內容重點不同。一審法院審查重點在于保險公司是否履行了免責條款的明確說明義務;二審法院審查重點在于A的駕齡、車險投保和理賠經驗、對酒后駕車常識和法規了解程度、保險行業保單印制形式慣例等綜合情況。二是援引法律依據不同。一審法院援引了《侵權責任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失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兩項法律規定及司法解釋;二審法院援引了《道路交通法》、《保險法》司法解釋二等兩項法律規定及司法解釋。二審法院認為一審認定事實不清,法律適用錯誤,實體處理不當,予以糾正。二審法院判決書對于支持保險公司商業險拒賠“酒駕”行為導致的交通事故具有積極示范意義。二審法官結合此案,叮囑駕駛人遵守交通法律法規,叮囑保險公司遵守保險經營規則。
 
    風險預防。上述案件是一起“酒駕”引起的交通事故,事故造成了B某家庭結構中頂梁柱成員喪失生命,雖然可以獲賠20余萬元,但對于維持家庭生計、贍養年近九旬的老人無異于杯水車薪,更是對受害者家庭造成了嚴重的人間悲劇。肇事者A也付出了應有的代價,自己仍需要賠償15萬余元。透過事故,其根源還是在于駕駛者A無視法律規定、無視自己以及他人的生命安全,酒后依然駕車,在具有多年駕齡、多年購買保險、理賠經驗的前提下竟然在一審中辯稱不知道“飲酒不能駕車”這個基本生活常識和法律常識。通過這個案件,折射出針對“酒駕”行為管理工作,宣傳力度要加大、檢查頻度要增加、懲處措施要嚴厲,綜合施策、標本兼治,以期減少酒駕、減少事故。
 
    意義建議
 
    吃一塹,長一智。吸取上述案件的經驗和教訓,圍繞提高保險經營能力、適應訴訟審理、強化社會治理目標,提出以下建議:
 
    一是制度技術并舉,夯實經營基礎。針對上述案件中存在的保險兼業代理機構4S店工作人員代簽名、保險公司未能提供保單原件等問題,本著夯實經營基礎原則,建議采取以下措施:1.加大對兼業代理機構等保險中介機構和保險代理人代簽名檢查處罰力度,最大限度減少代簽名現象;2.全面落實《保險銷售行為可回溯管理暫行辦法》(保監發【2017】54號)監管規定,實現對全險種、全渠道的銷售保險行為錄音錄像,全程記錄銷售過程,從源頭上鏟除代簽名土壤;3.反思敗訴案件,建議保險行業協會在法院的指導下,制定免責條款明確說明義務的責任免除告知指引、如實告知義務詢問事項指引等,厘清保險活動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以期提供相應證據支持,預防敗訴風險。通過上述制度技術手段,規范保險銷售行為,減少保險公司和保險消費者之間對于銷售過程的事實爭議。
 
    二是研究改進并舉,適應訴訟審理。針對上述案件審理中一、二審法院審理重點差異的現象,綜合大量的保險糾紛訴訟案件尤其是敗訴案件,為更好應對此類訴訟案件,不妨采取以下措施:1.研究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司法解釋,邀請法官、檢察官、律師等專業人員對保險從業人員開展培訓,從應對訴訟案件角度規范保險銷售行為;2.以案為鑒,由保險行業協會牽頭,完善保險合同條款,將對合同條款的理解統一到現行《保險法》(2015版)第三十條界定的“通常理解”上來,切實推進保單通俗化建設。通過提高保險公司的訴訟能力,準確表述保險合同的保險責任及免除責任范圍,盡量減少保險糾紛及訴訟案件。
 
    三是治標治本并舉,提高治理能力。針對酒后駕駛行為屢屢引發交通事故現象并誘發負面連鎖事件,本著提高社會治理能力,預防事故風險的目的,不妨采取以下措施:1.加大檢查頻度,打消“酒駕”僥幸心理。交警加大檢查頻度,是治標之策、無奈之舉,以期盡量減少駕駛員“酒駕”現象。2.實行聯合懲戒。建議通過完善相關制度,將“酒駕”行為列入聯合懲戒事項范圍,從治本上提高駕駛者遵守道交法等法律法規的自覺性。通過源頭治理,減少交通事故,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安全,減少無謂的社會治理投放。
 
 
 
 
 
 
 
 
 
 
 
 

津公網安備 12010302000966號

2019年马会透码